當前位置:88讀書網 > 武俠修真 > 九天 > 第二百八十九章 將計就計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錯誤舉報投推薦票:
確定

第二百八十九章 將計就計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師姐,這件事不對勁呀……”

    心里琢磨的差不多了,方貴便背著兩手溜噠到了郭清師姐的身邊,只見這時候的郭清師姐懷里抱著一個娃娃,身后還跟了一個臟兮兮的小丫頭,手拉著她的衣角,一路上緊張兮兮的跟著,方貴瞪了那小丫頭一眼,頓時嚇的她躲到了郭清師姐的身后,方貴對自己的威嚴很滿意,點了點頭,然后才向著郭清師姐說了一句。

    “我知道!”

    郭清師姐點了點頭,道:“應該是有人故意將他們逐了過來的,逼得我們救人!”

    她這時候似乎有些麻木了,說出這件事時,居然面上沒有露出怒色。

    “師姐你都不生氣嗎?”

    方貴倒是有些好奇了,自家師姐能猜到這件事他倒不意外,畢竟不是傻子都看出了這些百姓來的有問題,不過自家師姐居然能以如此平靜的口吻把這件事說出來,倒讓他感覺有些好奇,心里立馬來了些興致,又瞪了那個小女孩一眼,然后饒有興趣的看著師姐。

    “生氣有用嗎?”

    郭清師姐的臉色出人意料的平靜,淡淡道:“反正這些人既然被我們遇上了,那總是要救的,再者……”她頓了頓,臉上似乎露出了些苦笑,低嘆道:“師弟,這樣的事情我已經遇到過太多了,這次的事情,甚至都算不上歹毒,只是有些惡心罷了!”

    “咦?”

    方貴倒是覺得有些意外,心想自家師姐這是受欺負受習慣了么?

    “就因為他們把事辦的惡心,所以怎能就這么忍了?”

    方貴打量了一下師姐,笑了起來,道:“這么多人都是豁出了一切跟著進了獵場,總不能讓他們失望而歸吧?”

    郭清師姐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黯淡了起來。

    這種道理她又如何不懂,甚至說起對廢人巷的了解,她可比方貴感同身受的多了。

    “師姐啊,你先別忙著自責……”

    方貴嘻嘻笑了起來,有些神秘的道:“這件事我有辦法!”

    “你有辦法?”

    郭清師姐猛得抬起了頭來,看向了方貴的眼神有些吃驚,也多少有些狐疑,如今的局面,可以說非常清晰明了,之所以他們明知已經中了套,卻誰也沒有提議要討論一下,便是因為他們知道根本不可能拋下這些百姓,所以只能有苦說不出的咽下了這么一個暗虧。

    但也就在郭清師姐也覺得沒有什么辦法時,方貴卻忽然來說自己有辦法,郭清師姐心里自然是三分驚喜七分詫異了,想信又不敢信,萬一自家師弟在這里開玩笑呢怎么辦?

    若是他先提錢再說有辦法倒還可信些……

    “本來是沒有辦法的,但誰讓人家這么貼心,送了這么多人過來給我們呢?”

    方貴有些神秘的笑了起來,目光向周圍那烏壓壓一片的百姓身上掃去。

    這些在云國魔禍中僥幸活了下來的百姓,此時一個個的面帶驚恐之色,周圍但有什么風吹草動,都下意識的便要抱頭蹲下,而他們人數雖多,卻也是一簇一簇的堆在了一起,每一簇人頭頂上,或是最中心的人手心里,都捧著一道符篆,或是某件藏匿氣息的法器。

    修行界里,也有不少符篆法器流落凡間,這些人便基本上都是靠著這些法器才在這一場魔禍之中活了下來的,只不過他們可沒有辦法給這些法器或是符篆補充靈氣,待到這些法器符篆自身的靈氣消耗待盡時,他們便也成了全無防護的羔羊,這時候,其實就已經有一些人手上捧著的符篆早就黯淡無光了,但他們還是舍不得放棄,寶貝一樣的抱在了懷里。

    “那些王八蛋,就是在欺負人心善啊……”

    方貴目光掃過了那些百姓,冷笑一聲,罵道:“不過那廝也太小瞧人了,以為大家都跟他想的一樣是好人嗎?”這一句話說的郭清師姐回味了半天沒琢磨過味來,總覺得似乎哪里不太對勁,然后這時候就見方貴壓低了聲音,壞笑著道:“師姐,你釣過魚么?”

    “嗯?”

    這沒頭沒尾的話問得郭清師姐愣了一下。

    方貴滿面的興奮,有些得意的道:“咱們有這么多的餌,還怕釣不來魚?”

    郭清師姐聽得一時心里有些迷茫,然后她就順著方貴的目光向那些被廢人巷修士護在了里面的百姓們看了過去,瞬間明白了方貴的意思,頓時瞪大了眼睛:“嗯?”

    “師姐,能解決這局面的辦法就這么一個啊……”

    方貴一臉認真的看向了郭清師姐。

    郭清師姐掃了周圍的百姓一眼,臉色都脹得有些發紅,沉聲道:“不……”

    “你先別忙著拒絕!”

    郭清師姐的反應一點也不出乎方貴的意料,也早就想好了該如何勸她,不容得她拒絕,便道:“師姐,我知道你肯定覺得這樣做不太厚道,但厚道不能當飯吃啊,做人腦子得靈活起來,現在咱們已經救了這么多人了,而且可以確保后面一定還會有更多的人過來,難道說就真的這么為了護送這些百姓出去,把大家伙最后的機會也給輕易的放棄啦?”

    說著認真的看著郭清,道:“這是惟一一個兩全其美的法子了!”

    郭清師姐用力的搖著頭,瞪大了眼睛,道:“你……”

    方貴一看這是要發火的樣子啊,急忙拉住了郭清師姐的手,道:“你先別急,我們又不是真的拿這些百姓的性命開玩笑,只是用他們把魔靈引過來而已,如此一來,還能更好的將他們保護起來,其實就算我們不這么做,估計魔靈也快要被引過來了,我們這邊聚集的百姓越多,氣息便越龐大,他們身上藏匿氣息的符篆或是法器,又都是一些低等貨,支撐到這時候已經很難得啦,我敢說不出半日,便會有一半以上的法器失去作用,藏都藏不住……”

    郭清師姐連續兩次話被打斷,倒聽方貴巴巴的說了這么多,臉都有些紅了,急道:“我……”

    方貴怒道:“師姐,做人老實也得有個限度,你要這么傻實在,我可就不跟你玩了,我……”

    這次是他的話沒有說完,郭清師姐的手便忽然重重拍到了他肩膀上。

    方貴頓時嚇了一跳,結結巴巴的道:“先說好啊師姐,我只是提個建議,你不能動手……”

    “我是想說,不錯,你這個主意可以,我同意……”

    郭清師姐幾乎是搶著把這些話說了出來,然后眼神有些欣喜的看著方貴。

    “額……”

    方貴都不由得呆了一呆:“你同意?”

    郭清師姐眼神古怪,道:“當然同意,在你心里我就這么頑固不化的么?”

    方貴又是有些意外又是有些欣喜,笑道:“這你還真讓我沒想到,我本以為……”

    “師弟,我又不是一個傻子……”

    郭清師姐打斷了方貴的話,眼睛居然也在微微發亮,不過很快臉色便已恢復了平靜,認真道:“我也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你說的很對,這時候我們想平安的將這些百姓送出云國,已經不可能了,人數太多,與其等到他們的藏息符篆一件一件的失效,然后將那零零碎碎的魔靈吸引過來,疲于奔命,倒不如干脆一些,將周圍所有的魔靈都吸引過來!”

    她說著手掌虛劈一計,道:“起碼這樣還能掌握主動,斬殺起來更有把握!”

    “師姐……”

    方貴不由得眨了眨眼睛,感慨道:“我以前好像真的小瞧了你……”

    郭清師姐白了方貴一眼,道:“我也是太白宗教出來的!”

    ……

    ……

    得到了師姐的認同之后,方貴心間大定,很快便將其他的廢人巷修士叫了過來,將自己的主意跟他們說了一下,然后便見這些人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精彩,良久無人回應。

    方貴心里“格噔”一聲,心想好容易師姐能想得通這事,這些人卻轉不過彎來吧?

    “這樣不妥……”

    也就在方貴心里想著要不要找個什么方法勸勸他們時,便見得那群廢人巷修士里,那個酒肆的跑堂伙計眉頭緊緊皺成了一個疙瘩,緩緩搖了搖頭,方貴頓時無語,正要耐著性子給他們講講道理,便聽那跑堂伙計道:“直接引魔靈過來不行,須要先找個可以布置大陣的地勢,將那些百姓放在里面,待到魔靈一被吸引過來,我們便啟動大陣,絞殺掉那些魔靈!”

    方貴頓時又呆了一下。

    然后便聽得那跛子曲神行連連點頭道:“是極是極,能用大陣絞殺魔靈,總比我們親自動手拼命來的方便,有這些百姓作引子,不怕那些魔靈不乖乖鉆進大陣里面去……”

    “你們想的還有些不妥……”

    那切豬頭肉的廚子道:“僅僅是用生人氣味是不夠的,還得再加點血氣……”

    “有人受傷了么?先把包扎的傷口解開……”

    “……”

    “……”

    方貴聽見他們一個個爭相出著主意的模樣,整個人都已有些懵了。

    “方小友,你可知道之前最讓我們不甘的事情是什么嗎?”

    仿佛是看出了方貴表情的古怪,那廢了道基的金蟬宗道子甘玉蟬轉過了頭來,看著方貴的眼睛,淡淡笑道:“我們明明只是想做點正確的事情罷了,卻總被人當作了傻子……”

    “所以,你這招將計就計,非常的妙,解氣!”
← 上一章返回目錄下一章 →
推薦本書添加書簽書架
彩票深圳风采